当前位置: 财经频道/ 人物
云南彝良小草坝海子社“天麻王”讲述追梦路
2016-05-10 15:13:07   来源:云南日报
分享至:

  彝良小草坝海子社一名普通的天麻种植户,为何受到李克强总理的亲切接见,得到省委书记李纪恒的高度赞扬?请看——

  我叫杨洪述,43岁,出生在天麻最好的原产地彝良小草坝,现任小草坝村海子社社长、彝良小草坝天麻种植协会会长、昭通天麻产业协会副会长。2010年3月在北京出席全国供销合作社第五次代表大会,受到时任国务院副总理李克强的亲切接见。今年4月15日,省委书记李纪恒来到小草坝天麻种植协会基地,听了我一家三代与天麻结缘,并通过仿野生种植天麻,直接带动小草坝村10个社350多户群众致富的故事后,高兴地称我为“天麻王”,我感到很荣幸,也很幸福。

  三代人的“天麻情”

  说起天麻仿野生种植,还得从中科院昆明植物研究所教授、著名天麻研究专家,有着“天麻之父”美誉的周铉说起。

  1966年,为研究天麻的仿野生种植,周铉只身从昆明来到昭通彝良小草坝原始森林,潜心研究天麻的生长规律,一呆就是13年,攻克了天麻有性繁殖难题,成为世界上天麻人工有性繁殖的第一人,被誉为中国的“天麻之父”。周教授随之又攻克了天麻生长的萌发菌、蜜环菌“两菌”难题,改写了天麻不能人工种植的历史。

  我的爷爷和父亲就跟着周教授,学习天麻的仿野生种植。天麻对生长环境极为苛刻,仿野生种植天麻可以说是一路坎坷。在周教授的指导下,上世纪70年代,小草坝的乡亲们开始尝试仿野生天麻种植,但由于当时的种植技术、管理技术还不成熟,仿野生天麻种植风险极高,导致种植规模很小。到上世纪90年代初期,在彝良小草坝海子社,天麻种植户仅有七八户。

  从小的耳濡目染,让我对天麻情有独钟。虽然面临的困难很多,但我依然在当了几年代课教师后,加入了种麻人的队伍。那年我23岁,成为小草坝村仿野生种植天麻的第三代麻农。

  为了种植天麻,我和新婚妻子拿出家里所有的积蓄,全部押在山林里的300塘天麻上。有性种植天麻一般需要3年时间,为掌握天麻生长规律,种下天麻的第二年,我便在山上搭建一个简易窝棚,和妻子一起搬进山林里。每天,我除了观察天麻的生长情况外,还确定天麻样本,认真观察记录天麻的最新生长情况。

  经过3年的等待,1999年初冬时节,我种下的300塘天麻收获1100多斤鲜天麻,收入6万多元,终于迎来丰收的喜悦。

  走出困境“趟富路”

  首次种植天麻获得成功,让我信心倍增。2000年年初,当村里的麻农们拿着钱回村盖房子时,我把种植天麻的所有收入投入到天麻仿野生种植上,把种植规模扩大到1500塘,成了村里名副其实的天麻种植大户。

  2001年,天麻种下去1年多时间,大部分窝塘里的麻种却没有萌发。同样的麻种、同一块林地、同样的种植技术,为什么前几年都能种出天麻,现在种不出来了?带着种种疑问,我自费先后辗转贵州大方、陕西汉中、四川峨眉等地考察学习。

  2002年,终于到了采收的季节,而我种下的1500塘天麻只采挖到400多斤鲜天麻,总收入才2万多元。种植规模扩大了5倍,天麻产量却只有原来的三分之一,六七万元的投入血本无归。

  面对困境,我只好缩小天麻种植规模,由妻子在家管理天麻,自己外出务工挣钱补贴家用。此时,恰逢彝良县成立了九华生物有限责任公司,由于我有种植天麻的经验,因此被公司选聘为技术员,更为幸运的是,得到时任公司总顾问周铉教授的亲自点拨。

  2003年,在周教授的指导下,我终于找到了症结所在:因为种植天麻的林地里缺少促使麻种萌发和生长的菌种,就是我们现在所说的萌发菌、蜜环菌。

  天麻麻种萌发离不开萌发菌,天麻生长离不开蜜环菌。周教授的悉心指导不但解决了我在种植中遇到的困难,也解决了天麻仿野生种植中存在的种质退化、产量低等技术难关,使天麻仿野生种植的成功率由原来不足10%,上升到96%以上。

  在周教授的指导下,2004年、2005年,在天麻有性繁殖的基础上,天麻的无性繁殖又取得成功。2006年,我又一次把天麻仿野生种植规模扩大到1000多塘,2008年,得益于萌发菌和蜜环菌的特殊功效,我种下的天麻又获丰收,当年实现天麻收入18万余元。

  当好发展“领头羊”

  天麻的仿野生种植虽然曲折坎坷,但却让我体会到幸福。现在我牵头组建的彝良县原生态天麻种植专业合作社,在海子村已经整合闲散林地2500多亩,有会员135户,辐射带动海子、高坎、文庙等10多个村民小组500余户群众发展天麻种植,常年解决150多人的就业问题。2015年,合作社社员户均天麻种植收入已经超过10万元。

  昭通天麻甲天下,小草坝天麻甲昭通。正是小草坝特殊的生长环境,小草坝出产的乌天麻才闻名世界。

  产品越好,市场上假货就多。近几年,外地天麻麻种流入小草坝,更为严重的是外地生产的“两菌”流入小草坝。部分乡亲们不知道外来菌种的危害,为了降低种植成本,低价购买外来菌种种植天麻,这从源头上破坏了小草坝天麻的种质和生长环境。为保住昭通小草坝天麻的特质和品牌,现在,我依托合作社和天麻地基,注册了“洪述牌”商标,下一步,要规范种植标准,动员大家使用自己培育的“两菌”和麻种,采用统一的种植技术和管理技术,从源头上保证昭通天麻的品质。

  另外,天麻仿野生种植离不开菌材,如何才能实现天麻仿野生种植与生态保护和谐发展?在周教授的指导下,我成功掌握了天麻种植过程中如何正确使用纯正蜜环菌技术,这项技术既能缩短天麻生长周期,又能减少木材使用量,还能保证天麻稳产高产技术。以前用20斤木材才能产出1斤天麻,现在用新技术,4斤木材就能产出1斤天麻。凭借在天麻种植技术改进上的突出贡献,我获得昭通市“优秀科技人才奖”和“农村实用人才”称号。

  为实现小天麻对接大市场,除了原来成立的天麻种植专业合作社外,我还注册成立了野生天麻开发有限责任公司,采取“公司+合作社+基地+农户”的发展方式,全力带动昭通天麻仿野生种植标准化、规模化、产业化,继续当好天麻产业发展中的“领头羊”,让小天麻长成乡亲们致富的大产业,无愧于“天麻王”称号。

  记者 蔡侯友 沈迅 整理报道

责任编辑: 字月璐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网友评论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