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财经频道/ 人物
卫国收路权 护滇献英魂
提前20年收回滇越铁路经营权的中国铁路精英沈昌的故事
2016-05-23 11:39:12   来源:云南网
分享至:

在昆明郊外,一个叫小石坝村的山上,苍松翠柏之间,有一冢普通而又奇怪的墓地。说它普通,是它既没有奢华的封树,也没有祭奠的人流!说它奇怪,是墓碑无字,但一户村民却口耳相传这里埋葬着一位“总经理”,并自发守墓两代接力……而1982年,当逝者的女儿找到父亲的坟墓,洒下蓄积了数十载的热泪,却说不清自己父亲的生平!在昆明城中,又有一位和逝者非亲非故的老者,自发投工投劳研究逝者20年,却仍旧无法探明逝者的完整历史!神秘无字碑墓地的背后,隐藏的并不是茶肆坊间人们津津乐道的什么财宝、守墓或盗墓的故事。而是中国一代铁路精英提前20年收回滇越铁路路权的故事;是一位女儿跨越太平洋苦苦追寻父亲生平的故事;是一位“事不关己”的民间学者投入二十载光阴跨越世纪“研究别人”的故事;是一户村民无偿自发为英魂守墓两代接力的故事……

铁路干才显身手 胡适冰心美文赞

沈昌

这些故事,有一位共同的核心主人公,他的名字叫沈昌。

要说清沈昌的故事,得从1904年开始……

1904年,沈昌出生于浙江省桐乡县乌镇。上世纪20年代初,沈昌就读于美国麻省理工大学土木工程系,和其后成为著名学者、冰心夫君的吴文藻是同学,1923年沈昌从该校毕业,获硕士学位,后来他又考取美国康奈尔大学攻读博士学位。当时,上海、江苏一带很有影响的著名共产党领导人、“五卅”运动领导者侯绍裘,非常器重沈昌,写信给他说,北伐节节胜利,国内亟需人才,积极动员沈昌回国。时年23岁的沈昌,毅然放弃大洋彼岸名校的学业,于1927年初回到祖国。不幸的是,侯绍裘于1927年4月即遭杀害。1928年,年仅24岁的沈昌担任江苏省镇江县县长(江苏省政府驻地),开发城市、治理社会,“仁民、爱民、不扰民”,受到好评与爱戴。1931年,时年27岁的沈昌出任平绥铁路局局长,做为当时国内的铁路精英人才,又经过行政岗位的历练,真是大鹏展翅、恰逢其位。在局长任上,沈昌大展身手,不多时,平绥铁路面貌焕然一新。

当时,胡适、冰心、郑振铎、顾颉刚、雷洁琼等名流受沈昌邀请,乘坐火车参观体验了平绥铁路后,在有关记录里专门写到了铁路沿线令人欣喜的面貌。胡适先于沈昌就读于美国康奈尔大学,故和沈昌是校友。在文中,胡适对这位校友大为褒奖。这些,也从一个侧面记叙和见证了沈昌的事迹与才干……

沈昌就读于国内东南大学时,和南京女子师范学校的何宛方(字天予)相识,他(她)们受侯绍裘的影响,共同参加了当时的一些学生运动……沈昌回国后,和何宛方结为伉俪。作为一代新女性,何宛方曾任苏州振华女子中学校长。

 
滇越铁路中越交接处

 
滇越铁路河口站

人字桥

收回路权卫家国 荟聚英才齐抗战

抗战全面爆发前后,平津形势已然危急,抢运国故、机关撤离、学府南迁……这些工作迫在眉睫而又千头万绪。时任清华大学工学院院长的顾毓秀筹划,在1937年9月,清华大学要将一批重要图书和仪器抢运出北平,转移到抗战大后方。在时任平绥铁路局局长沈昌和总工金旬卿的巧妙安排和严密组织下,于夜间将这批重要物资秘密装车,安然运出。这批重要书籍和仪器最终辗转运至昆明,为西南联大培育英才发挥了重要作用。

1937年7月7日,卢沟烽烟骤起,抗战全面爆发,“南渡、南渡”,大西南成为抗战的大后方。根据战时需要,国民政府将交通部、铁道部合并,时任交通部材料司司长的沈昌临危受命,远赴西南边陲昆明就任叙昆铁路工程局局长,同时兼任总工程师和川滇铁路公司总经理,时年33岁。当年8月份,沈昌一个人先赶到昆明。面见龙云后,这位留洋干才对国内外形势的精辟分析,让龙云大为赞赏,特将他的办公地点安排在离五华山不远的灵光街,以便不时交流对国际国内形势的看法。其后,由于日机对昆明的轰炸,沈昌疏散到昆明郊外小石坝一个大庙里办公。1937年10月份,沈昌的家属也离开南京,经香港坐船到越南海防,再从滇南沿滇越铁路,历经艰辛到达昆明与沈昌团聚。家属中,沈昌的小女儿沈蓓当时年仅一岁。

1940年5月10日,德国突然进攻法国、荷兰和比利时,6月22日,法国宣布投降,日本乘机出兵占领法国的殖民地法属印度支那——当时越南、老挝、柬埔寨统称为法属印度支那。而当时中国国内连通国外的重要交通干线滇越铁路,承担着十分重要的战略物资运输任务,但它的经营权和管理权,却还在法国政府手里。此时,敌国临近、路权在外,法国已向与日本为盟国的德国投降……这些紧急利害,无疑成为威胁中国抗战大后方安全的心腹之患!据昆明铁路局老工人、研究沈昌生平20年的和中孚老人援引的资料显示:鉴于这一险恶形势,在1940年9月,国民政府外交部根据1903年10月28日签订的《中法会订滇越铁路章程》第二十四条,“万一中国与他国失和,遇有战事,该铁路不守局外之例,悉听中国调度。”同时照会法国外交部,中国全面军事接管滇越铁路滇段。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长下令,设置滇越铁路线区司令部。9月10日,川滇铁路公司总经理沈昌被任命为滇越铁路线区司令部司令,领少将军衔。旋即沈昌代表司令部发布通告:“中国政府为国防必要,特命本司令组织滇越铁路线区司令部。根据中法条约,实行指挥铁路一切事宜。所有本路法越籍员工在华多年,必能为中国政府服务,本司令自当与中国铁路员工视同一律,尽力保障。惟时局风云,变化莫测,万一军事上之必要,须撤某一段钢轨或封闭某数处车站时,势必有数员工受上项办法影响,失去原来职务。本司令早经计及,业已预行通知滇境管理局局长巴杜妥为安插,照常发薪,如果铁路公司云南有不允办到者,仍当由本司令负责维持,另行设法,不使一人遭受失业立之痛苦与失物质上丝毫之损失。至各外籍员工眷属愿出境者,一律放行;愿居留者,一律保护。更勿须锶锶疑虑,各员工务须仰体斯旨,安心服务,与中国员工在本司令领导下,努力工作,各其勉之,有厚望焉。如有自相惊扰,造谣生事及怠忽职务贻误军机者,定当军法严加惩处不贷。本司令言出法随,勿谓言之不预,务仰凛遵勿违! 特令 司令沈昌”。

这通严正的通告,逻辑缜密、措施得当、情法合宜、恩威并施,精通外文的沈昌同时照会法方,如此不费一兵一卒,时年36岁的沈昌,代表当局提前20年收回了法国殖民者经营管理了30年的滇越铁路(滇段),这是国祚利害攸关危急形势下非常果断得当的措施,也是中国近代以来涉外国事的一次重大胜利。二战史专家戈叔亚进一步分析说,鉴于当时实际情况,应该就是与此同时,沈昌下令炸毁、拆除了靠近中越边界的部分桥梁路轨,断除隐患,稳固了中国西南大后方的安全。幸运的是,铁路工程史上的奇迹工程“人字桥”被保留了下来,或许也从一个侧面见证了沈昌的专业眼光。

昆明年逾耄耋的翁大昭教授,亦是和中孚的老同事。他曾告诉和中孚,自己当年见过沈昌,他的父亲翁筱舫当年在滇越铁路线区司令部工务科任上校科长。回忆起当时的情况,翁大昭老人说,“当时我只有16岁,看到接管通告后激动得直拍手,过去都是外国人对中国人发布命令,而今天,是中国人对洋人发布命令!这是多么鼓舞人心啊!”这张具有里程碑意义的通告,至今还保存在档案馆里。

在收回滇越铁路后,中国同时和英缅当局协商建造滇缅铁路,此事同样由沈昌负责,所以沈昌也称两线(滇越铁路和滇缅铁路)司令。和中孚介绍说,当时沈昌领导下的川滇铁路公司和叙昆铁路工程局,聚集了一批中国铁路工程的顶尖人才。他们是中科院学部委员、桥梁专家汪菊潜,中科院院士、机械专家程孝刚,曾任中国力学会理事长的桥梁专家钱令希,原同济大学教授、土木工程专家童大埙,青藏铁路总设计师庄心丹以及杜振远、茅以升等。这批优秀的铁路工程技术精英和专家,在战时为中国铁路的建设与维护,乃至中华民族的抗战大业,发挥了重要积极的作用。

责任编辑: 杨毅星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网友评论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