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财经频道/ 人物
耿家盛:一名昆明杰出工匠的奋斗史
2016-06-01 15:06:02   来源:云南网
分享至:

最近,耿家盛和同事正忙于制造新产品——环保移动则所

耿家盛工作的车间,一代人走了,新一代接上。年轻工人正在磨炼技艺
 
耿家盛热心带徒,他的工作室每月开展一次 “传绝技”交流活动,他采取授课和现场演示相结合的方式,无私传授多年积累的经验和技艺 本版图片 ■ 都市时报记者 资渔
 

2016年,耿家盛53岁。

从1984年进厂至今,耿家盛已陪伴着昆明重机厂(现云南冶金昆明重工有限公司,简称昆重)走过了32个年头。在这里,他从一名普通工人一路成长为高级技师、全国劳模,也见证、经历着企业的兴旺,动荡,更迭,重组。

市场的大潮变幻莫测,能始终不被淹没,屹立不倒的,都是坚如磐石的人。今天,这位荣誉等身的云南“名工”还在坚守,守着他奉献半生的企业,守着他不断学习创新的那份恒心。

32年的坚守

“如果要走,我早就走了。现在,我就想从一而终。”

“人如果只为钱活着,那就太累了。”53岁的耿家盛一直坚守这个价值观。“企业遇到困难,如果我们这批人再走掉,这个企业分分钟就不在了。”

耿家盛有过很多次“高就”的机会。1991年3月,作为昆重的技术人才,耿家盛等人前往珠海工业发展总公司(今天格力集团的前身)下属的“冠雄塑胶厂”,“支援”空调模具制作。“我做的是核心部分,也是与周边部件配合最多的部分。”耿家盛说,那是他第一次做那么大的模具,“模具里有很多棱角,而我原来车床加工的东西都是弧形的。”第一次上手,加上复印的图纸模糊不清,耿家盛把模具做反了,废了。

没有合适的铸件,厂里临时找来一段圆钢,这意味着耿家盛要把这段圆钢铣成方钢,需要磨去多余的几十毫米。若用原来的铸件,他只需铣去几毫米。耿家盛连续工作近80个小时,完成了模具加工。

凭借技术挽回了损失,他的工资不降反升:“刚进厂的时候是2800元,第三个月是3300元。”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当时他在昆重的月薪仅300元左右。那段时间,耿家盛一人几乎包揽了所有模具零件的制作。“冠雄”欣赏他的技术,有意挽留,甚至开出每月6000港币的高薪。

说起来,耿家盛嘿嘿一笑。“我也是个家乡宝。那时候我女儿才3岁,而且珠海那边还没开发起来,环境也不好,虽然工资高,但对我的诱惑不大。另一方面,我还是觉得自己技术不够,吃不下那碗饭。而且,我觉得就算要调动也该是单位上来调,不能自己私下弄。”

珠海的经历,只是耿家盛数次被“挖”的开始。在昆重的32年里,他荣誉不断,“诱惑”也不少,请他去任教和任职的学校、企业纷至沓来。“不是没动摇过,但一想到要跨出重机厂,情感上就有点接受不了。我感觉没有辞职的勇气。”

耿家盛刚入厂时,赶上昆重的鼎盛时期,厂里职工一度达5000多人。上世纪90年代初期,市场化浪潮袭来,经历了几轮下岗分流和内退之后,厂里大量技术骨干流失,经营状况越来越糟。到今天,员工仅剩600人左右。

“现在车间生产依靠我这种五十多岁的人,很多人都是‘独儿子’,一退休,他的活就没人会干了。”耿家盛清楚,厂里昔日辉煌已难以再现,但他依然决定坚守。“如果要走,我早就走了。现在,我就想从一而终。”

现任昆重党委书记谢开龙不无惋惜:“我们企业过去很辉煌,现在很冷清,做不到过去那样了。”但他始终认为,只要人不走,企业就还在。

“工匠精神”的细节所在

“车工玩的就是刀具,刀好,活就不会差。你去车间走一圈,他们的刀都没有我的好。”

对于即将到退休年龄的耿家盛来说,坚守并不难。只是,一旦同龄的这批工人退了,这代人对于“产品之美”的不懈追求精神就将难以为继。这种精神,便是匠心——对产品精益求精,对个人追求极致。

耿家盛的徒弟只剩了两个。“最多的时候,我一年带七八个徒弟,2014年以后厂里不招工了,原来的徒弟也都走了。”26岁的马自辉跟耿家盛近4年,虽然师傅的门楣光耀,但他内心仍很纠结。“情况不乐观。我想留下来跟师傅学技术攒经验,但收入低。”他的校友兼师弟李益雄也有这样的想法。

两个徒弟的心理波动,耿家盛看在眼里。他反复叮嘱:“作为技术工人,靠别人吃饭是不光彩的。”他着急的是,两个徒弟正当年,正是学技术的好时候,一知半解地离开对他们并无益处。“等五六年以后基本功学好了,你们想走,我不拦着。你们现在要紧的是学本事,不是挣钱。”他对两个徒弟讲授颇多,但他们的实操经验仍有不足。耿家盛希望他们能更用心些。

耿家盛的柜子里存着一套刀具,这套形状各异,刀刃泛着白光的金属切削刀是他磨的第一套刀,只用了一个星期。“磨好后摆了三十多年没用过,当纪念。”他还记得父亲的教诲:“车工玩的就是刀具,刀好,活就不会差。你去车间走一圈,他们的刀都没有我的好。”他能同时操作3台机床,靠的就是对刀、对机床、对工件的熟悉。

在厂里工作这么久,耿家盛坚信,在一个岗位上,必须到一定的时间才能出成果。1995年,他加工了一件机械手液压缸的钢制外壳。用户对它赞不绝口,但中间商却很不满意,原因是放大镜之下,工件内壁上有不少肉眼难以看见的“马尾丝”——加工刮痕。耿家盛回忆说,当时自己太自信,将原材料一次性切割到位,没留下加工余量,导致出现了“不打磨有瑕疵,打磨影响尺寸”的尴尬。

昆重的生产模式是单件小批量生产,“没有复习的机会”,这让耿家盛很珍惜每一个工件的加工机会。他不仅在每一个新的工件上钻研技术,同时还针对不同工件的技术要求和不同的材质,自己设计、制作刀具。

“制造业讲究细节,细节的好坏,对机器的使用寿命、运行精度都会有影响。细节可以体现匠心,匠心就是对产品负责。如果单纯追求经济效应,忽视细节,就不得不用更高的成本去挽回。”对于“匠”,这位老技术工人的理解很透彻。

责任编辑: 字月璐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网友评论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