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财经频道/ 人物
“私产入宪”推行者保育钧走了
2016-06-01 16:27:53   来源:云南信息报
分享至:

●“我既替民营企业争取平等的地位,又不停地指出他们自身的问题。我从来不说民营经济好的就像一朵花。私营企业存在许多问题,不规范的事情多得很。我毫不客气,我说你们争来争去争平等而已,从来不是争特权。”

●“是非之地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不讲是非,搬弄是非。当大是大非的问题摆到了我们面前的时候,你不由自主地要辩一辩是非曲直。”

5月31日凌晨,知名报人、前全国工商联副主席、中华民营企业联合会会长保育钧在北京因病去世,享年74岁。

保育钧的职业生涯前一半在报业,历任人民日报记者、编辑,直至副总编辑;后一半在工商联领域,为民营企业争取权利,主张市场化,因敢言有“保大炮”之称。1998年起,他担任全国政协副秘书长,提案并推动“私产入宪”。

“私产入宪”推行者

“只有把私企的私有财产正当性写入法律,私营企业主才会有安全感,他们才会安心踏实地发展企业。”

1996年之前,保育钧一直在《人民日报》工作,特别是改革开放初期,会涉及到私营企业相关的文章,那时,保育钧就觉得民企的发展举步维艰,很多政策摇摆不定,民营企业家的命运也起伏不定,但只是认为支持民营发展是必要的,在理论上并没有太多的探究。

1996年,保育钧被“交流”到全国工商联任副主席。正是在那段时期,保育钧开始认真思考“社会主义为什么发展私营企业”的话题,期间,保育钧做得最大胆的事情是两提“私产入宪”。

1997年,全国民企发展到近70万家,同年,中共“十五大”承认个体私营等非公有制经济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确立了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经济制度,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共同发展。保育钧认为,既然承认了非公有制经济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组成部分,就要公有与非公有一视同仁、共同发展,公有财产与私有财产一起保护,“只有把私企的私有财产正当性写入法律,私营企业主才会有安全感,他们才会安心踏实地发展企业。”

1998年3月,保育钧以全国工商联的名义向全国政协提案,明确提出共有财产和私有财产一起保护,最终提案没有被采纳。但保育钧并不死心,此后的2002年3月,保育钧以《健全财产法律制度,加强私有财产保护》为题,作为工商联团体提案,再次向全国政协提交,明确建议“保护公民私有财产权,禁止任何组织或个人非法侵占或者破坏个人私有财产。”终于,2004年,全国人大通过宪法修正案,保护合法私有财产。

为民企鸣不平20年

这些企业,它们要求平等,反映自己意见的呼声,很多时候没有被听到。这些人都被忽略了,“他们是被忽略的大多数”。

近20年来,保育钧一直在为民企鼓与呼,他曾表示:“打破国企垄断,让民企获得与国企平等的发展机会与地位是我的理想。”他还发表过“民企要断掉跟权力拉近乎的念头”、“政商关系问题就是真正把权利关到笼子里,简政放权、公开透明、权利清单,真正为企业服务”等观点。

在他看来,民营经济是推动中国市场化改革的主要力量之一。所以他没有选择沉默。“因为这方面的声音太小了,我不讲话,声音就更小了。”他说。在保育钧看来,在社会利益主体已经多元化的情况下,利益博弈是必然的,现在的问题是,民营经济说话的机会太少了,他们的声音很难被人听到。他说,在各级政府领导视野里的企业多是大企业,解决税收,解决就业,包括公益事业,都是大企业。绝大多数中小企业,尤其是小企业,经营状况不好,这是领导看不到的。这些企业,它们要求平等,反映自己意见的呼声,很多时候没有被听到。这些人都被忽略了,“他们是被忽略的大多数”。

2008年,保育钧从全国工商联退休,当时,他已66岁,转而又担任中国民(私)营经济研究会会长。此时,“保大炮”的威力不减反增,发声更加尖锐了。在2012年的博鳌亚洲论坛年会上,保育钧也曾为轰动一时的“吴英案”公开发表观点,“吴英案是监管不到位的结果,所以处理这个案子不能简单地判她死刑。”此后,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多次说,这些旧事不搞清楚,民营企业家法律地位不能保证。保育钧曾在接受采访时说,“这辈子最放不下的事情就是为民企争取平等的发展地位。”如今,保育钧辞世,民营企业失去了一尊“大炮”。

华夏时报、经济观察报

 

责任编辑: 字月璐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网友评论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