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财经频道/ 人物
村民富了 他却倒在扶贫岗位上
2016-12-08 13:52:03   来源:云南网
分享至:

 
石宏参加扶贫工作时的照片

石宏简介

石宏,男,汉族,1958年2月出生,1977年9月参加工作,1986年10月加入中国共产党,生前为文山州森林公安局党委委员、纪委书记。

在很多人眼里,“胖老头”石宏总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但做起事情来,却是又古板又较真。他原本可以在文山州森林公安局领导岗位上“熬”到退休,却两次主动请缨,到条件最艰苦的地方扶贫。今年3月18日凌晨2时50分,石宏在广南县黑支果乡黑支果村委会开展精准扶贫工作中,因劳累过度,突发心梗去世,时年58岁。

最后一天

连续工作十几小时

3月17日,是黑支果赶集日,这之前,石宏已经有两个星期没回过家了。

赶集日是村委会最忙的一天,因为村民都会趁赶集时顺便办事。

早上6点,石宏就起床,像往常一样去村里买了菜,给村委会的小年轻们做好早饭。

“小余,早点我已经煮好了,赶快洗漱,一会来办事的群众就多了。”早上7点,黑支果村委会文书余超刚起床,石宏就这样叮嘱他。

吃过早餐后,两人开始填党员排查表,整理贫困户资料,为村民办理养老保险、解答村民的各种问题。一直忙到中午1点多,村民赶街去了,石宏才有空吃两口午饭,然后接着干活。

下午快到饭点时,石宏上楼给大家做饭,脚有些疼。“我们跟他说,是不是风湿,让他周末赶紧回文山看看。”余超说。

晚饭后,石宏坚持跟大家一起去寨子里,给贫困户更换建档卡标识牌。回到村委会睡下时,已将近午夜时分。

凌晨1点多钟,石宏身体不舒服。住在隔壁的扶贫队员岳霖和余超赶紧把石宏送到了乡里的卫生院,医生怀疑是心梗,建议转院。在病床上,石宏一边输液,一边还和岳霖说,等从文山回来,还要重新去干田坝、沙坝这两个村小组的几家贫困户中再走访走访,一定要想点办法,不然那些人家实在太可怜了。

输完液,已经凌晨两点多钟,岳霖把他背到救护车上准备去州医院,余超回宿舍帮他收拾东西,可车子刚走出100米左右,他皱着眉说:“岳霖,我不舒服!”然后就停止了呼吸。

主动请缨

两次上扶贫一线

就这样,58岁的石宏倒在了扶贫一线。

按理,扶贫地点都是条件最为艰苦的地方,像石宏这样的岁数,单位一般不会派去扶贫,而是更多地考虑有一定工作经验的年轻干部。

但石宏是主动请缨,两次都是。

去年3月,州森林公安局到马关县坡脚村委会开展扶贫工作。“照理说,怎么也轮不到他去。”州森林公安局政委邹学良说,大家都知道,石宏已经快退休了,身体也不太好,爱人重病需要人照顾。但邹学良没想到,石宏来到他的办公室,主动请缨。

6个月后,州森林公安局扶贫挂钩点转到了广南县黑支果村委会。和坡脚村委会相比,这里条件更艰苦。然而,石宏再次主动请缨,希望继续带队去扶贫。

今年1月,进驻黑支果村委会后,石宏每天背着一个水壶,与村干部一道奔走在27个村小组的田间地头,认真做好访谈、问卷调查和贫困户建档立卡工作,积极协助村党组织做好组织关系排查、村民纠纷调解、养老保险征收等工作。截至殉职那天,他帮助村委会填报了党员组织关系排查表60份,贫困户建档卡标识牌90块,帮助村民办理养老保险213份,调解纠纷15起。他的日记本上,清楚地记录着黑支果村委会24户深度贫困户和188户普通贫困户的家庭生产、生活情况。

建立市场

为养牛村民增收

石宏走后,在他曾经驻扎过的马关县坡脚村委会,村支书甘登培回忆起“石大哥”为村里做过的事情,就忍不住噙满泪水:“他不是打个‘蘸水’就走,是实实在在地在为我们农民解决问题。”

州森林公安局刚刚挂钩扶贫坡脚村时,甘登培曾找到石宏诉苦:村委会办公条件太差,开会时只能东一个西一个地蹲在地上;石丫口村小组进村道路一直没有修通,农忙季节村民们运输肥料非常不方便。说完之后,甘登培非常忐忑,这些问题到底能不能解决?可回去没几天,村委会里就有了电脑、桌椅板凳。一个月内,石丫口村小组的进村道路修通了。此外,石宏还找来物资和资金,在鱼塘堡村建成了一个300立方米的大水池,解决了那里40多户人家的吃水困难问题。在水池边,为村民建起了活动广场。

坡脚村委会很多人把养牛作为经济收入来源之一,但牛拉到外地去卖,总会被压价,无形中村民的收入就减少了。为了让村民多挣点钱,石宏带着同事,到处跑资金、物资,磨破了嘴皮子,在坡脚村建起了大牲畜交易市场。

市场建成后,却没有村民来交易。“后来,我们采用村民进场交易奖励10元,交易成功再奖励10元的办法,花了半年的时间,才把市场培育起来。”和石宏一起扶贫的同事田仁梅说,为了防止有人套取补助,每到交易日,石宏总是亲自在市场里登记,一坐就是一天。

如今,坡脚村的大牲畜交易市场远近闻名,每到赶街天,来这里交易的人络绎不绝,成了当地养殖户增收的重要平台。

两袖清风

谁的便宜都不占

相识二十余载,田仁梅和石宏既是同事,又是好友。在她眼里,石宏是个不折不扣的“老古板”。无论是公家的便宜、私人的便宜,一概不占。驻村扶贫期间,在老乡家里吃饭、住宿,他总会把生活费一分不少地塞到老乡手里;担任森林公安领导15年来,他衣着朴素、清淡素食,从不请吃,也不吃请。

田仁梅记得,有一次,石宏搬新家。同事们按照当地的风俗,每人凑了点礼钱去恭贺。第二天,却被他一分不少地退了回来。

石宏去世后,他妻子王秀英专门找到田仁梅还了100元钱。“老石之前说他差你100块钱。”田仁梅想了半天才记起来,这是今年初,几个同事一起去黑支果时,中午在路边饭馆吃午饭,自己悄悄把账结了。没想到石宏去世后,他爱人还记着这笔账。

担任州森林公安局纪委书记后,为了提升民警的工作作风,石宏每天提前半个小时上班,站在大门口,拿着一个小本子记录上班人员迟到与否。每天下班前10分钟,他又到每间办公室,查看是否有人早退。“他这么大年纪,都能严格要求自己,民警们哪还有脸面迟到早退。”政委邹学良说。

这个爱较真、又古板的石宏,让村民感受到的却是满满的“人情味”。扶贫点的村民去文山办事,他管饭不说,还找车把村民购买的水管送回村里;他把自己没舍得穿的衣服和鞋子送给村里的困难户,怕伤了对方面子,于是告诉对方“这是上级组织送来的慰问品”。

石宏去世已经9个月了,州森林公安局政治处主任郭霖仍会时常想起这个对自己影响最大的人。直到现在,郭霖的办公室里还放着两箱石宏的工作日记本。“工作做不好,会觉得对不起他。”

郭霖说,石宏可能没有轰轰烈烈的事迹,但是他却用一桩桩小事、用他的一生,诠释着一名共产党员的忠诚干净担当。

春城晚报 记者 孙琴霞

 

责任编辑: 字月璐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网友评论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