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财经频道/ 人物
李娜•标培的广别茶恋
2016-12-08 17:48:53   来源:云南网
分享至:

今年的十一黄金周,对于地处西双版纳州勐海县布朗山山脉的勐混镇广别老寨的李娜•标培来说,注定是一个繁忙的日子,每天奔波于勐海县城与布朗山广别寨子之间,接待了一批又一批前来考察、洽谈购买广别古树茶的省内外茶商,品茶叶 、谈价格。同时,还要操心正在山上施工的一个茶庄建设。虽然很忙、很累,但她依然快乐着:希望老祖宗千百年来留下的古茶树,能为僾尼人的脱贫,为家乡父老的致富帮上大忙。

深山幽兰人未识

广别,傣族语译为“松林山下的寨子”,过去班章人到勐混赶集全靠走路,由于路途遥远,一些人于是从班章搬到途径中间的广别安身。班章人到勐混坝子赶集都要在这里的亲戚家睡上一觉,因此广别成了班章人“搬出来睡觉的地方”。广别的僾尼人不仅与班章山上的僾尼人有着千丝万缕的血缘关系,而且从地理位置上看,广别寨子与班章山一脉相承。今年48岁的李娜出生在广别老寨的一个僾尼人头人世家,站在李娜家略显陈旧的茶庄竹楼上放眼望去,班章山可以说近在咫尺。

由于得天独厚的优势,僾尼人自古就有栽种茶树的传统,既有劳作一天解除疲劳提神的作用,还可拿到勐混集市上换盐巴和粮食,说广别古茶树是少数民族的摇钱树一点也不为过。

说起广别古树茶,李娜如数家珍般地介绍道,广别老寨地处布朗山脉最高处,原始森林密布,土层肥厚带砂石,古茶树林生长于拉达勐饮用水水库上游,在饮用水源林保护区内,因而上万亩的古茶树林将永久性得到保护和品质优化。广别古茶树地处霸气的布朗山古茶园和柔润的贺开古茶园的中间地带,广别茶兼有布朗山、班章茶的特性,东部靠近贺开的广冈茶,偏柔润。东南部靠近老班章和南盆的邦盆茶,香气高,回甘好。与老班章、新班章连为一体的广别茶布朗味特征明显,茶味重、香气高、苦涩显,与“班章味”非常接近,香气沉稳细长,有轻微的兰花香。

然而,就是这么好的古茶树,过去几十年并没有给僾尼人带来金钱,甚至差点毁于一旦。开着路虎车与记者一道上山的浙江商人雷先生已经在西双版纳经商几十年,一口地道的勐海腔。岁月洗去了浙江人的水乡柔弱性格,使他几乎变成了一个黝黑豪放的少数民族汉子,他时而用地道的勐海腔与我们介绍西双版纳古茶树的兴衰,时而又用标准的浙江话与家乡人谈普洱茶生意。健谈的雷先生不无遗憾的说道,“文革”期间推行以粮为纲的方针,崇山峻岭中的古茶树大部分被砍伐掉当作烧柴,如今留下来的古茶树不及过去的十分之一,十分可惜。如果留下来,寨子的百姓睡着都要笑醒了。雷先生在勐海几十年,勐海成了他的第二故乡,从喜欢喝茶的人变成了普洱茶商人。“布朗山上的古树茶从来不使用化肥、农药,集天地之精华自然生长而成,是无公害、有机食品,到了古茶山,你才知道它的魅力,也才理解为什么古树茶,可以卖到几千元甚至上万元1000克,物有所值!”雷先生发自内心的赞扬道。难怪现在他将几十年的积蓄全部拿出来购买古树茶,用作长久投资。

销茶独闯上海滩

中秋之夜的布朗山上秋风习习,一轮明月悬挂在皎洁的天空。在李娜的竹楼上,沏上一壶2003年的广别老寨古树茶,一边品茗着色泽似红酒般、口感厚重香甜、味苦且回甘生津持久的琼浆玉液,一边听着李娜谈她对广别古树茶的几十年茶劫、茶情、茶恋,把我们一干人带回到了一个少数民族妇女充满酸甜苦辣的生活之中。

出生于1968年的李娜•标培在广别老寨长大,自小就有不安于现状的志向,诚如齐秦所唱的“外面的世界”那首歌:“外面的世界很精彩”。正是由于这颗不安份的心,1988年她走出大山闯世界,多少年后历经千艰万苦辗转回到家乡。 这时的李娜已经从一个憧憬着美好生活的少女变成了一个饱经沧桑的成熟女人。而回到故乡的李娜发现家乡依然十分贫穷,父老乡亲仍然生活在贫困之中。“老百姓守着这么好的茶树之源还不能致富”,成了索绕在她心中挥之不去的想法。山上只有破旧的房子,唯有充满勃勃生机的古茶树与乡亲相依为伴。何不将这些山中宝贝带出去,既让城里人品尝到原生态的食品,又可以赚钱?

说干就干,李娜走村串户,将乡亲们家中采集下来的茶叶收聚起来拿到勐混、县城和州府的农贸市场去推销。“酒好也怕巷子深”,当城里人看到粗黑粗黑的古树茶时都摇摇头,不愿掏钱购买。那时候根本没有什么农残化肥的说法,也没有台地茶、古树茶之分,普洱茶也没有多少名气,李娜一遍又一遍向人们宣传,但市场很难接受。

“到大城市去闯”,1998年春茶上市后,李娜筹集了800元钱,带着10公斤山上采撷的茶叶一人独闯大上海。坐火车经过几天的劳顿到达上海后,偌大的城市让李娜迷茫了。往人多的地方去,好不容易找到农贸市场,她将带去的茶叶用编织袋铺在地上推销。在这个农贸市场门口的一个最不起眼的角落,李娜衣衫褴褛,地上铺着一地茶叶黑乎乎的,并没有引起上海市民的重视,但她相信家乡的好茶叶一定会卖出去。饿了,为了省钱,她花一元钱买两个馒头,本打算一顿吃一个充饥,谁知,忍不住将两个一起吃进肚里;渴了,跑进理发店的自来水管上喝上几口,被理发店里的人骂她神精病。夜晚找个旮旯和衣一躺就睡了,早上醒来,全身被蚊子叮满大包,几乎过着乞丐般的生活。几天过去了,她仍未推销出去一斤茶叶。正在她要失去耐心和信心的一个傍晚,一个英俊帅气的男人来到她的茶叶摊前(后来知道这位先生姓张),在询问了李娜的情况和茶叶价格后,这位先生叫李娜跟他一起走。“当时害怕吗?”记者问道,“不怕,难不成他把我吃了?”李娜回答道。七弯八拐到了这位先生家中后,狼吞虎咽地吃下保姆煮的一大碗面条后,张先生又叫保姆安排她先在浴缸好好泡个澡。两盆的黑水洗去后,保姆拿来干净的衣服给她换上。李娜昏沉沉地睡了一天一夜后才醒来,女主人又带她去商场买了一条连衣裙和一双高跟鞋,到理发店将长发扎了起来。回到家中穿上连衣裙和高跟鞋后,张先生一家人惊呼“好漂亮呀”!临走时,张先生拿出了2000元钱给她。“遇到大恩人了,我只想卖1000元。”回忆起当时的情景,李娜露出了感激之情。

多年来,李娜一直把对张先生的这份感激之心铭记在心,经常将好茶叶邮寄到上海给他们品尝,张先生也力所能及地购买茶叶帮她销售。前年12月,李娜生日,张先生还特地从上海寄来一条漂亮的珍珠项链。

洛阳“茶”贵价倍涨

从上海回来后,李娜坚信寨子里的茶叶是好东西,只是藏在深山人未识。从此,她走上了一条收购销售广别老寨茶叶的经营之路。春夏之季,在布朗山的各个山寨都可以看到李娜的身影,走村串户,挨家挨户将分散在少数民族家中的茶叶收起来卖到镇上、卖到县城、卖到景洪、卖到昆明。

那时候交通非常差,完全靠两条腿在方圆几十公里的茶山奔走,收到的茶叶得靠人背回来,艰辛可想而知,特别是一个女人更不易。因此一些人说李娜为茶叶疯子,她全然不顾。一次,李娜从广别老寨到35公里外的寨子收茶,在路上疾走时,正好踩着一条吞食了一个大动物的蟒蛇,惊吓过度的李娜回到家中一病不起,昏睡了一个多月,人瘦得不成人形,母亲知道原委后,又是“请神”,又是“驱魔”,希望她尽快好起来。

这次意外的惊吓并没有让李娜倒下去,痊愈后她又全身心投入到了茶叶生意中。梅花香自苦寒来,走过春夏秋冬,走遍西双版纳所有茶山,她对茶叶更多了一份情愫,也有了一定的原始积累。到了2005年,普洱茶在全国风靡起来,李娜信心更足了,她企盼多收一些茶卖出去,多赚一些钱,让乡亲们手里多有一些钱,过上幸福日子。于是,她四处借贷筹集了一大笔资金,将茶山的茶叶收购存放到勐海县城。

谁知,过度的炒作,以及外地的劣质茶大量涌进勐海,使普洱茶受到重创,李娜收购的茶叶堆放在仓库里无人问津。讨债的人来了一拨又一拨,李娜却无法还钱。“愁死人了”,回想起那段日子,李娜露出辛酸的神色。万般无奈的她只得回到寨子摆了一个小吃摊对付着。

“山穷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随着市场趋于平静,人们重新认识到普洱茶的功效,以及它的稀缺性。普洱茶,特别是古树茶、老树茶,由于无公害和独特的口感,受到市场追捧,价格倍增。而李娜过去收购的茶叶当中大量是古树茶、老树茶,因而备受客户青睐。过去存放在仓库中的茶叶一销而空,让李娜着实赚了一笔钱。

“我现在的钱吃一辈子也有了,可以说衣食无忧”。只有经历了人生的悲欢离合,才会珍惜今天!可以说每一包茶都来之不易,摆脱了困境的李娜,比以前更繁忙了,她考虑的是如何将资源优势转化为经济优势,带领广别寨子里的乡亲脱贫致富。前些年,由于不懂市场,寨子里的群众,将古茶园以极低的价格承包给台湾商人。经过多次谈判,村民们终于收回了经营权。

生态古茶显光彩

站在广别老寨古茶树下,李娜动情地介绍道:“我们这些古茶树从来不施肥,不打农药,都是将茶树下生长的杂草割了深埋在树下,为茶树提供了营养,是真正无农药无毒害的原生态茶,我们要保护好这些老祖宗留给我们的财富。我生在广别老寨,根在广别老寨,就要多为乡亲们出谋划策,当好参谋,让少数民族群众的古树茶卖个好价钱。同时,既要与茶商们做好服务,让他们有钱赚,而又不能过度采摘,毁了古茶树。”

广别老寨的古树茶在2012年上海茶博会上,通过评比荣获3个金奖,2013年在广州茶博会评比荣获2个金奖,多年来广别古树茶在当地大大小小的制茶比赛活动中曾获得过无数次奖项。李娜有一个梦想,让广别老寨古树茶这颗璀璨的明珠绽放出夺目的光彩,老班章牌子打响了,广别老寨的牌子也应该打响。为此,一方面她牵头成立了广别老寨茶业专业合作社,将村民们分散的经营集中起来,形成产业优势;另一方面,每年有大半时间在全国跑市场,推销广别老寨的茶叶。只要听说全国哪里有茶展,哪里都会有李娜身着鲜艳僾尼人民族服装的身影,向市民展示布朗山上古茶树的魅力,让更多的茶友了解家乡茶。北京、上海、广州、内蒙古、银川等地茶博会、茶展上,客商们认识了李娜,认识了广别老寨茶。

这不,在刚刚结束的2016中国(广州)国际茶叶博览交易会上,广别老寨茶叶专业合作社的“广别古韵普洱生茶”又荣获金奖,为云南普洱茶赢得了荣誉。“我们的茶好,我说的不算,大家喝着好才是好。我们的茶得了金奖,广别老寨的茶资源要和大家共享。” 李娜信心满满地说。

目前,李娜又与行业管理部门合作,带领着合作社社员,执行古茶树的保护措施,对广别老寨的古茶树逐一登记造册、甑别,在资源保护、品牌建立、标准制定、产品营销上做一些积极的工作,进一步保持广别老寨古树茶的原生态、老传统优势。

用李娜•标培的话来说,她与广别老寨结下的茶情、茶缘、茶恋值得用一生去苦苦追求!

(杨霖)

责任编辑: 杨毅星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网友评论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