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财经频道/ 评论
小区物管是服务机构还是收费机关
2016-12-12 16:21:08   来源:都市时报
分享至:

基层民主、社区自治,一直是中国社会发展方向之一,但是物管很可能成为上述目标的绊脚石。

最近,昆明泰龙阁小区“出台”了一个新规定,针对使用电动车的外来人员,每次收取30元钱的押金,并扣留1元钱作为服务费。且不讨论物管收费违法与否,这1元钱,他们想收就收,不难看出他们在小区里的“地位”。

目前,似乎没有明确的法律表明物管公司的所作所为违法。此前,合肥曾出现过向快递员收“进门费”的小区,当地物价局的工作人员当时表示,这个收费不在物价局管辖范围内。

而“服务费”的名头,也避开了昆明市关于电动车停放收费标准的相关规定。

不过,就算小区“进门费”这一块在法律上是空白,除了业主与物管签订的相关合同条款之外,小区物管收费也应当经由小区业主的同意。更具体地说,是要有业委会的同意,而收来的钱,也应当归全体业主所有。

物管公司一个规定,属拦门收钱,终于有人站出来表示不服了。物管这种巧立名目乱收费的行为,在昆明并不在少数,刚刚过去的江东花城新老物管交接出现的闹剧就是其中表现之一。

屡屡出现类似情况,其实很好理解,就是在小区里,物管觉得自己说一不二,鸠占鹊巢,完全不把业主放在眼里。所谓为了小区业主利益,也只是他们做事情时,一句冠冕堂皇的口号罢了。

我们应当认识到,如果昆明想要真正推行社区自治、基层民主,就要让物业明白他们的位置,他们应当是为业主提供服务者,而非小区里的“最高领导机构”。

当然,出现这种情况,并非只怪物管一方,小区业主的无组织,不把自己的权益当回事,一盘散沙,也造成了小区内物管独大的局面。

就像泰龙阁小区,在接受采访时,有的业主表示,家中常有亲朋好友来访,如果有人骑电动车,不但要交押金,还要再缴纳费用。“我们业主已经缴纳了物业费用,为什么还要再出这一笔钱。”也有业主说:“不过是收1元钱,给了就给了,我们不反对。”

不难看出,不但有不反对的,而且反对者没有反对到点上,物业费缴纳与否,与物管乱收费是两个概念。这些业主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的权益受到侵犯,他们可能觉得,只收1元钱,又是收外来人的,无所谓。

但是,我们如果想一想,当有一天,物管对每名进入小区的业主收取1元钱,业主又当如何?在上述“不反对”的行为中,他们早已放弃了自己的权益。事到如今,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其实没有什么用。昆明小区业主,都多多少少地要为自己放弃权益的行为买单。

我们都在强调关上家门之后自己的权益,什么隐私权、什么财产权等等。可一个小区是由一个个业主构成的,如果推开家门,你们自己都不去争取自己的权利,那么法律赋予你们的权利只是一张废纸。

所以,小区业主必须意识到,就因为你们的一盘散沙,对社区生活的参与度不高,你们的权利很可能只有在自己那几十平方米的房间里才能够真正得以保证。

走出小区,也是一样。

春城晚报 评论员 罗克

责任编辑: 字月璐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网友评论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