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财经频道/ 评论
为民营企业“集中供暖”的时刻到了
2016-12-21 10:18:37   来源:光明评论
分享至:

如果把国民经济运行数据图看成中国经济的体检表,那么,其中一个陡然向下的箭头不得不引起注意。国家统计局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1至10月全国固定资产投资增速8.3%,有媒体称,这个数字创2000年以来最低水平;其中民间投资增速仅为2.9%,较之5年前同期的25.2%,堪称断崖式下跌。民营企业日子不好过,实体经济同此凉热。

有时候,宏观经济的大问题,足以借助微观经济的小故事娓娓道来。

周末,福耀玻璃董事长曹德旺谈中国制造业成本危机的醒世之言刷爆朋友圈。而眼下,曹德旺投资6亿美元在美国莫瑞恩建造的汽车玻璃厂已正式投产。如果说李嘉诚当年撤资大陆还有相对复杂的时代背景,那么今日曹德旺赴美办厂,就只有一个简单的原因:地方营商环境与成本改良的脚步,已跟不上民营企业转型升级的要求。

在坚守中国经济基本面向好的共识之下,我们有足够的底气和信心,直面民营经济当下的困境。据说,在民间版的民营企业座谈会上,一位在商界摸爬滚打近20年的女企业家谈到经营多年的企业,最多再撑一个星期就发不出工资了,忍不住失声痛哭。学者调研发现,一些企业苦苦硬撑,有的靠偷税漏税苟延残喘,有的把资产转到国外,留在国内的企业成了空壳。这种情况在华北地区有不少,东北和中部地区更多。

为什么会出现这个情况?大背景与小环境的肇因很多,但几乎所有的抱怨都指向两个字:成本。成本构成里最重要的,大概就是两大金刚:一是制度性税费成本,二是能源资源成本。

中国民营经济基本集中在制造业,而制造业又是对成本变化最为敏感的行业。从2016年中国制造业的变局来看:一是传统制造业里的电子等企业倒闭成为常态,二是“机器换人”等智能浪潮滚滚而来。当新增长方式山呼海应的时候,旧的路径依赖如果未曾转身,痛苦指数不言而喻。因此,在诸般成本中,税费无疑成了中国民营企业最五味杂陈的心头之患。

曹德旺反映的情况,一分为二地看。

一方面,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统计口径,2014年、2015年我国宏观税负均为29.1%,低于世界平均38.8%的水平。顶层设计为包括民营企业在内的中国企业减负之心,比任何时候都更急切、更热烈——比如,不同于以往“结构性减税和普遍性降费”的说法,2016年政府工作报告首次提出“降低宏观税负”,承诺“确保所有行业税负只减不增”。

另一方面,税费等减负的工作,还有不小的潜力可挖。说得再直白一些:在市场风云激荡又瞬息万变的今天,慢慢减可能等于没有减、小步降可能等于不会降。民营企业在诸多压力面前,难免会出现“等不及”的境况。或因如此,在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明确提出“要在减税、降费、降低要素成本上加大工作力度”。只有真正降低各类交易成本特别是制度性交易成本,减少审批环节,降低各类中介评估费用,降低企业用能成本,降低物流成本,提高劳动力市场灵活性,才能推动企业眼睛向内、降本增效。

当中国民营经济在提振“中国制造”信心与质地中占据半壁江山之重的时候,我们太有必要为民营经济增暖减负了。让民营企业过上好日子,就业才会踏实、制造才会稳固、资本才会“安守故土”。总之,也许是时候,考虑为民营企业“集中供暖”了。

□光明评论

责任编辑: 字月璐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网友评论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