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财经频道/ 人物
巨龙的细胞:小龙高速公路建设者纪事
2016-12-27 17:25:54   来源:都市时报
分享至:

一名工人正在紧张施工。在施工方全力以赴的工作中,小龙高速用18个月时间建成 本版图片 王家凯 杜江荣 张建永 曹磊 供图

每到晴天,施工队就得昼夜不停在工地抢工

 
桥梁施工现场
 
 
小龙高速沿途风景
 

完工后的小龙高速隧道口一景

1996年10月,45公里的昆嵩高速公路建成通车,是云南的第一条高速公路,如今,昆嵩已老。

在嵩明境内,渝昆、沪昆、杭瑞3条高速把各自的4条车道,共12条车道,硬生生地挤进昆嵩的4条车道。一天7万的车流量,昆明通往滇东北交通严重梗塞,一片怨声载道。

为此,云南省委、省政府决定:新建小(小铺)龙(乌龙)高速。省政府下发专题会议纪要,对项目建设提出了2016年内实现通车的明确要求。具体由云南省公路开发投资有限公司负责实施,2015年7月,工程破土,云南公投面对的是,用18个月的时间,去筑一条本来需要30个月才能修成的路,困难超乎想象。

18个月后,小龙高速如期筑成。这是云南省第一条严格按8车道标准来建设的高速公路,是一条比较舒坦的路。

意外

亮晶晶的小碎光从手电筒照耀处反射回来。手电筒的光在溶洞里逡巡一番,洞里满是千姿百态的钟乳石,很美。 

2016年12月25日清晨7点50分,第一缕阳光冲破嵩明城东边的层层云朵,打在弥良河大桥上。那些桥墩像是挺拔屹立、严阵以待的士兵,等候检阅。和那些桥墩一样,小龙高速的6座桥梁、1条隧道以及每一道护栏、每一寸路面都在等候检阅。

大桥之上,打桩机的“突突”声在车辆尚未涌进的小龙高速上格外响亮。打桩机后,工人蹲下身,看了看护栏,扬扬手,示意打桩机继续前行:他们正在对隔离板做最后的调整。

在路面上,所有的问题都很具体,也很细微。小龙高速指挥长杨云东明白这一点。

他对工程要求严苛。工地上流传着一句话:“杨云东,严得很。”据说,某支外省队伍项目负责人在走进杨云东办公室汇报情况前,得喝点酒壮壮胆。 小龙高速6座桥梁,都是控制性工程。考虑到梁板预制困难,杨云东决定在桥头、桥尾设立预制厂,保证架设的效率和质量。

每到抢工时期,备料就会成为大问题。部分地段填方量不够,16标最为明显,而此处恰恰又是征地拆迁推动难度较大的地方,其它标段施工进行得轰轰烈烈,此处迟迟动不了工。杨云东和孙武云决定,让附近的15标、17标预留16标所需的填方量。小龙高速路面用料170多万方,但施工期间从来没有出现过备料不足的情况。

孙武云,小龙高速总工程师。从2014年11月开始,他参与了小龙高速公路项目的前期工作、建设过程、交工投入的全过程。从项目提出到建成通车,仅用2年时间;而从动工到完工,有效建设工期只有18个月。

12月24日下午,在小龙高速指挥部内,孙武云摸了摸后脑勺:“压力大的嘛。头发都搞掉了、搞白了。”

他曾在半夜两点被电话喊醒:“孙总,我们打桩打通了,下面有个溶洞,你帮想想办法。”他顿时睡意全无。

溶洞位于小龙高速的控制性工程——对龙河大桥处。这是一座跨度135米、高度103米的大桥。在T型钢构桥里,对龙河大桥不算大,但小龙高速是“云南省第一条严格意义的8车道高速公路”,对龙河大桥自然也就成为云南同类桥梁中,断面结构尺寸最大的桥梁,这对大桥的稳定性和平衡性要求严苛。

不管是机械设备,还是施工技术,小龙高速指挥部都集中了大量的人力、物力于此,每个桥墩9根桩,每个桩基深35米,直径2.2米,如此才能满足承载力的要求。

电话打来的那个夜晚,桩基打到了地面以下34米,还剩最后1米时,遇到了溶洞。小龙高速沿线多属喀斯特地貌,孙武云对溶洞的出现并不意外。他在电话里指挥施工人员、机械设备从桩孔周边撤出,并问:“溶洞里有没有水倒灌上来?”——这是他最担心的事情,地下水涌出,土石被浸泡,刚打出的桩孔会变得脆弱,甚至垮塌。

责任编辑: 字月璐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网友评论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