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财经频道/ 评论
被误读的截止日被消费的入学焦虑
2017-02-27 14:51:43   来源:云南网
分享至:

“截止日”3个字重重敲在许多家长的心房,引来无数猜测与解读,某种意义上说其实无关政策本身,而是指向了这个时代普遍存在的入学焦虑、成功焦虑。

近日,教育部办公厅印发通知,明确小学入学年龄截止日不再限于8月31日,由各省统筹确定。

关于小学入学年龄截止日,相关教育法律法规中并无明确规定,但我国《义务教育法》中有一条说的很清楚:凡是满6周岁的儿童,不分性别、民族、种族,应当入学接受规定年限的义务教育。

“满6周岁”是一个刚性要求,只有在满足这个条件的前提下,讨论截止日的问题才有意义。只要《义务教育法》关于小学入学年龄的规定不改,截止日就没有改变的依据和可能性。

教育部提出“截止日”这个概念,确实有些突然,也难免会引发猜测和臆想,但也不必过度阐释。两种可能,其一只是为了让表述看起来更加全面和流畅而已,并无确切指向。比如说入学年龄也可“根据法律规定和实际情况统筹确定”,难道还有可能改到5周岁上学?其二是,随着全面二孩的放开,未来几年会有一个小学入学小高峰,修改入学截止日,提前消化一部分适龄儿童。

这当然也不可能马上实施,只是一种政策过渡,需要时间,并且仍然要以修改《义务教育法》为前提。但问题是,孩子多了,学位不够用了,难道不是应该多建学校吗?要知道,现在的中小学校基本上都已经严重饱和,学生人满为患。

从情理上说,入学截止日也没有改变的任何必要。无论将截止日设定在哪一天,都会有人不满意。这就是规则,如果找不到一个让所有人满意的万全之策,那么只能设定一个让大多数人满意且相对公平合理的标准。

更要看到的是,截止日为8月31日已经实行了很多年,而适龄儿童与教育资源在一定时期内是相对恒定的,如果突然改变,就有可能对现有的教育秩序和管理形成冲击。比如前一年入学新生特别多,下一年又会特别少。

入学截止日究竟是8月31日还是12月31日,真的有那么重要吗?相比于漫长的人生以及长达十多年的受教育生涯,差个一年半载入学真的那么不可接受吗?“截止日”3个字重重敲在许多家长的心房,引来无数猜测与解读,某种意义上说其实无关政策本身,而是指向了这个时代普遍存在的入学焦虑、成功焦虑。出名得趁早,入学要趁早,励志鸡汤说“35岁没当上高管你就被淘汰了”,甚至还有大学校长提倡谈恋爱都要趁早……似乎什么事都得领先别人一个身位,但凡落于人后就认为是巨大的失败。

于是很多家长感到自己人生无望,就把这份“着急”的心态投射到孩子身上,恨不能给孩子的成长按下“快进键”。其实真没这个必要,与其永远在追赶你永远赶不上的时间,不如适时地慢下来,与时间同步,从容地享受生活的乐趣,过好当下的每一刻。

春城晚报 评论员吴龙贵

责任编辑: 字月璐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网友评论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