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财经频道/ 人物
在时代洪流中守护“器精”的手艺人
2017-05-03 17:05:15   来源:昆明日报
分享至:

乌铜走银作品。记者杨艳辉摄

乌铜走银第七代传承人丁大为(左)。

清雍正年间,石屏异龙镇岳家湾村,铜匠岳富在炼铜造器时不小心将手上的一枚金戒指掉进了锅炉,这让铜匠十分心疼。这炉铜算是毁了,金戒指也算是完了。一气之下,他把锅炉边上的金、银、铜等一堆金属制品全扔进了锅炉里,愤愤拂袖而去。却不想这个“失误”却造就了一种颜色黑亮、宝光十足的奇异合金铜。岳富于是尝试用这种奇异的合金铜制成工艺品,在反复地试验之后,终于找到了稳定的配方工艺,成了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乌铜走银”技艺的“开山鼻祖”。

快300年过去了,在传承了四代之后,乌铜走银的技艺在岳家湾村失传了。

石屏岳家没人再会做乌铜走银。但这项散发着古朴金属质感的技艺,却随着一位叫做李加汝的传承者走了出来,20世纪初在昆明官渡落地生根。

愿景

复兴乌铜走银黄金时代

官渡古镇,状元坊边,乌铜走银传习馆。

丁大为将一只土陶罐摆在自己手制的乌铜走银茶壶边。那茶壶上印着《心经》,是眼下销量最好的款式之一。但在丁大为看来,“这并非传统乌铜走银的美。”他指指手边那只陶罐,“几千年了,这陶罐都没有变过样子,其貌不扬,却散发着深厚的经过岁月沉淀的美。”

作为乌铜走银的第七代传人、云南乌铜走银文化产业有限公司总经理,“80后”丁大为一直想要复兴乌铜走银的“黄金时代”。他要的,不仅仅是让这项已经有了近300年历史的古老技艺继续传承下去,而是要让承载这项技艺的“金大师”品牌世界知名,让世人都了解这项宝贵技艺的珍贵其处。

在清末民初的时候,偏居西南一隅的乌铜走银迎来了它的黄金时代。

“那是一个门户大开的时代,人们不再固定在一个地方,而是频繁地在各地奔走,于时代洪流中找寻发达的机会。”乌铜走银第七代传人丁大为分析。“时代的巨变让习惯于用毛笔书写的中国人需要一个砚台便携的储墨工具。乌铜走银墨盒应运而生。”

丁大为后来在《石屏县志》中查到,那时候,由于乌铜走银墨盒十分走俏,为此石屏岳家在昆明开设了分店,乌铜走银的工艺品年产量达到3000-5000件。

“那时候乌铜走银的墨盒,可以说是种奢侈品,只有家底丰厚的达官贵人才用得上。而根据几代乌铜走银传人的口口相传,包括张学良在内的黄埔前几期的优秀学员也收到过乌铜走银的墨盒。当年云南开通第一条铁路的时候,赠出的纪念品也是乌铜走银墨盒。”乌铜走银的墨盒不单受到国人的欢迎,也远销海外。第六代传人金永才就曾在伦敦的大英博物馆及美国的大都会博物馆见到过乌铜走银的墨盒。

要复兴或者说重建乌铜走银的黄金时代,首要问题是,完全地继承乌铜走银的代代传承情况、行业更迭、各历史时期的演变特点、规律等。

但事实上,乌铜走银的世代传承,靠的都是“口口相传”。

溯根

口口相传的历史真相

对于丁大为而言,乌铜走银不仅仅是门技艺,更像是一种深植骨血的情怀。

从1998年左右开始,丁大为就经常会去到金有才——这个未来老丈人,也是未来的师父家里串门子。“我经常搬一个小板凳坐在他旁边,看他敲敲打打,一点点錾刻。怎么看都看不厌。”伴随着叮叮当当的錾刻声,丁大为从金永才那里听到了关于乌铜走银一个又一个的故事。

2009年,丁大为从单位辞职,成为乌铜走银第七代传人。乌铜走银越发深度地介入了这个“80后”的生活。

“我的疑问越来越多,为什么乌铜走银会在雍正年间出现,没有更早也没有更晚?每一代的乌铜走银传人各自都有什么看家本事?他们是如何超越上一代手艺人?乌铜走银的器具与历史文化名人间是否发生过什么故事?……”

在丁大为的脑海中,“我是谁、我将成为谁”的疑问越来越强烈。

为更深入了解乌铜走银,丁大为查阅了各种资料。

袁嘉谷的那句“器精称乌铜”深深地打动了丁大为。“对于乌铜走银的传承来讲,技艺只占三成,更为重要的是,它背后那种文化、精气神的传递。”

2011年起,丁大为把目光放向更远的地方。“资料记载,上世纪50年代昆明工艺美术厂做过一个‘五百里滇池风光’的乌铜走银屏风,作为献礼送到了人民大会堂的人民厅。我就花了一个多月的时间,打遍各种电话,去找这个屏风眼下下落何处。后来我又在网上看见一张韶山毛主席纪念馆里收藏的一方毛主席用过的乌铜走银墨盒,也是花了大半年时间,在机缘巧合下得以一睹这个墨盒真容。”当丁大为站在玻璃展柜前,戴着手套将那个墨盒从展柜中取出并打开时,内心十分激动。“说真话,这个墨盒技艺并不如我们眼下的技艺,但是它代表了一个时代乌铜走银的最高技艺,你从这个作品里可以看见手艺人。”

不仅仅是丁大为,对乌铜走银历史感兴趣的人越来越多。“很多藏家会拿着藏品找我们鉴定年份、真伪,但相关历史的空白让这项工作难以进行。我们也很难告诉大众,乌铜走银到底是怎么走过这280多年岁月的。”

新传承

筹建乌铜走银研究院

一直到第六代传人金有才这里,乌铜的冶炼配方都要师傅经过对徒弟长期的严格考验后才会传授。

但到了第七代传人丁大为这里,他有了新的想法。

他想请物理学、化学专家对冶炼配方进行研究,研究制定颁发乌铜走银行业标准。4月,丁大为举办了一场发布会,宣布由自己公司投资建设的“云南省乌铜走银研究院”文化产业项目正加快筹建。这个研究院旨在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乌铜走银打造集产、学、研于一体的新型文化产业支撑平台。通过5年时间的规划和建设,云南省乌铜走银研究院将构建“100专家高级智库”,实施乌铜走银的基础性学术课题研究,推进乌铜走银全域融合发展的探索,研究制定颁发乌铜走银行业标准等。

眼下,丁大为已经将来自台湾、南京等地区的30多名专家、大学教授纳入“智库”,启动了对乌铜走银历史脉络、文化内涵等方面的研究。

此外,值得关注的是,在丁大为的设想中,这个研究院还将启动乌铜走银全域融合发展研究。

“在中国经济新常态形势下,乌铜走银该怎么跨界、融合、全域化发展?我们想要打破封闭固有的产业发展模式,实现‘乌铜走银+’融合发展的全域化创新型文化产业业态,加大乌铜走银与旅游、金融、工业、商贸、会展、新媒体、扶贫开发等行业和领域的全域融合,全面拓展乌铜走银产业新产能并提高全行业对国民经济的贡献力。”丁大为介绍。

昆明日报 记者李双双报道

 

责任编辑: 字月璐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网友评论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