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财经频道/ 滇企
挺进孟加拉国 云南企业出路在哪儿?
2017-08-24 14:15:01   来源:云南网
分享至:

孟加拉国是“一带一路”沿线重要国家,因其劳动力成本低、税收政策优惠、投资需求巨大,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将孟加拉国作为投资目的地。

但在国内企业纷纷挺进孟加拉国时,云南作为中国离孟加拉国最近的省份,与其开展经贸合作的动力却明显不足,对孟投资仍处于起步阶段。

中国曾提出为吉大港建设深水港,但在这一场对孟加拉基础设施建设的投资博弈中,印度、日本、美国等大国也参与其中。

中国走进孟加拉市场,面临着来自国际的竞争。而占据地缘优势的云南在投资孟加拉时,要如何才能发挥自身优势积极“走出去”?在带动中孟经贸关系纵深发展方面,云南要如何才能扮演好自己的角色?

动态

四个陆路口岸升级再次提上日程

据孟加拉《金融快报》8月7日报道,孟政府拟对与印度接壤的四个陆路口岸进行现代化升级改造,以促进与印度的贸易往来。这四个口岸分别是Sylhet地区的Shaola、Satkhira地区的Bhomra、Khagrachari的Ramgarh以及贝纳珀尔陆路口岸。孟加拉国与印度的边境线长4095公里,与缅甸的边境线长256公里,共有23个陆路口岸。

云南信息报记者查阅了孟加拉国地图及陆路口岸信息发现,Sylhet地区的Shaola口岸位于孟加拉国东北部,有铁路通往孟加拉国最大港口城市吉大港和印度的锡尔恰尔,陆上交通便利。

Satkhira地区的Bhomra口岸位于孟加拉国的西南部,西部与印度相接,接近孟加拉湾。在2015-2016年,其进出口贸易总额为190.8万美元,进口额为181.69万美元,出口为9.11万美元,在孟加拉陆路口岸进出口贸易中位居前列。

贝纳珀尔陆路口岸位于孟加拉国西部腹地,西接印度。2015-2016年,其进出口贸易总额为176.46万美元,进口额为128.89万美元,出口额为47.57万美元,是即将升级改造的四个陆路口岸中贸易额仅次于Bhomra的口岸。

Khagrachari的Ramgarh口岸是孟加拉国东南部吉大港区的一个县,北、西与印度相接,与缅甸相邻。

其实早在2014年孟加拉国与印度的双边贸易会谈上,孟加拉国政策对话研究中心就表示要在两国边境地区增设陆路口岸,共同改善双边贸易中的基础设施。

在云南对孟商务咨询有限公司总经理陈芳看来,这四个陆路口岸的升级改造是必要的。此次陆港的改造升级涉及仓储的标准化改造以及新仓库的建设。在改造后还将完善陆港周边交通设施、在口岸建立边界墙、引进现代化安保系统、提升陆港各部门的服务质量、整顿陆港各部门之间沟通协调不畅以及公职人员的腐败问题。

“孟加拉升级对印四个陆路口岸意味着加大对外经贸合作的力度,这向国际市场释放了一个积极的信号,这意味着通过这些口岸,各国与孟加拉和缅甸之间将会有更多合作的可能。”陈芳说。

当然,除了加大与印度贸易往来,对于中国来说,陆港的改造升级还将提升孟加拉对中国企业的吸引力,这意味着在走进孟加拉的过程中,多了一条挺进印度走向南亚市场的通道。

不过,云南省社科院南亚所副研究员郭穗彦对此持保留态度,在她看来,最好不要高估孟加拉对印度陆路口岸建设的影响。“这个口岸无疑将促进孟加拉国与印度的合作,但其对中国的辐射影响是微弱的。”

郭穗彦表示,孟加拉和印度有着数千年共同的历史,这对印度投资孟加拉有着天然的优势,“在这方面中国不能和印度比,但中国可以凭借基础设施、资金和技术方面的优势走进孟加拉。”

现状

云南企业“走出去”动力不足

人口1.7亿的孟加拉国是南亚地区仅次于印度的第二大人口国,孟加拉正敞开怀抱欢迎来自欧美、日韩以及中印的投资,以期借助外力实现自身的经济快速发展。

中国与孟加拉国一直保持着友好的合作关系。2016年10月14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对孟加拉国进行访问时签署了涉及能源、基础设施和通信等部门的重要开发项目。随后,一大批中国企业开始到孟加拉进行投资。

对于参与其中的投资者来说,孟加拉是南亚除印度外具备人口红利的又一个新兴市场国家,其中蕴藏的潜力和商机不言而喻。

“孟加拉对中资企业的优惠政策倾斜力度很大,基本上在孟加拉国内的外商投资企业都可以减免5年的企业所得税,在一些经济特区减免期甚至可以长达10年。”陈芳补充道,而且孟加拉对企业的盈利所得也是可以自由汇出的。

据云南省驻孟加拉国商务代表处消息,今年,中国港湾工程有限责任公司与孟加拉国经济区管理局将在吉大港共同开发经营中国经济工业园区。据说,园区约能容纳200家左右的工厂,将包括陆域开发、地基处理、市政道路、供电照明、给水排水、消防、垃圾转运站、通信等项目。

随着这个园区的建成无疑将吸引一批中国企业走向孟加拉。

“在今后中国企业走向孟加拉时,应立足我国的产业优势,结合孟加拉需求,以与我国产业契合度高、合作愿望强、合作条件成熟的建材、电力、轻纺、石化、通信、工程机械、海洋工程装备等行业为合作重点,推动两国产能和装备制造合作迈上新台阶。”陈芳说。

但在国内企业纷纷投向孟加拉时,云南作为离孟加拉最近的省份与其开展经贸合作的动力却明显不足。

据昆明海关统计,2017年1-4月云南省与孟加拉国的进出口贸易总额为649万美元,其中出口额为335万美元,进口额为314万美元,出口同比降低了66.8%。而在“走出去”投资的企业方面,据陈芳掌握的情况是:云南能投在孟加拉投资了火电站,其他项目则还在考察中,而民营企业尚未见动作。

对此,郭穗彦表示,无论印度还是孟加拉,云南企业都不太积极。而造成这种状况有两方面原因:一是南亚的政策体系和法律体系与中国全然不同,市场环境比较复杂;二是南亚的华人华侨较少,云南企业过去后缺乏共同的语境。

客观来说,孟加拉国基础设施落后、水电资源缺乏、政府部门办事效率低、处理不好劳资纠纷等问题也让云南企业对走进孟加拉充满担忧。

方向

发展旅游业

或是云南企业的突破口

虽然,云南企业在“走出去”过程中面临着这样那样的挑战,但机遇也同时存在。

在郭穗彦看来,中国与孟加拉之间存在着很大的贸易互补空间和发展空间。从产品结构来看,孟加拉国与中国的产品有梯度,具有互补性。在孟加拉国,工业水平与工业体系还不完善,主要以附加值低的劳动密集型产业为主,成衣制造一家独大。相较而言,中国的工业体系比较完整,产业结构是另一个梯次。中国在此轮供给侧改革及产业结构升级的过程中,正逐步将工业体系从劳动密集型向技术密集型或资金密集型升级,两个国家间产业结构的不同就是互补性所在。

除了一些工程项目的建设,中国企业在孟加拉还有很多领域待进一步开发。

陈芳举例说,比如,在孟加拉国,有着世界上最长的不间断的海滩,但现在孟加拉的旅游业刚刚起步,基础设施非常薄弱,在旅游基础设施与高级酒店建设方面还有待投入,潜力巨大。在陈芳看来,到孟加拉发展旅游也是云南企业“走出去”的一个方向,这些旅游资源正等待着投资与开发。

说到孟加拉国的商机,已经与孟加拉进行贸易十多年的陈芳很有感触:“对于中国人来说,孟加拉是一个非常陌生的市场,但是熟悉了孟加拉的市场规则和人文风俗后,就可以和孟加拉的合作伙伴结成比较紧密的合作关系,也是一个进入印度市场非常好的跳板。”

现在的孟加拉国,就好比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中国一样,处于经济加速发展的前夜,正敞开怀抱欢迎来自欧美、日韩以及中印的投资。而很多参与到孟加拉经贸合作中的企业,看中的就是十年后孟加拉中产阶级崛起带来的巨大市场机会。或许,这将成为一个黄金时代。

 

责任编辑: 字月璐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网友评论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